这一学年没有完毕, 我已经到了东京了, 因为从那一回以后, 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, 凡是愚弱的国民, 即使体格如何健全, 如何茁壮, 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, 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. 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, 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, 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, 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, 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了.

最后修改:2019 年 07 月 11 日 11 : 52 AM
打赏不打超过你工资的一半!